放生活动
当前位置:首页 > 佛教人物 > 南传佛教人物

向智尊者:将佛陀的智慧散播给众生

   在我们的心目中,西方国家大都信仰基督教,可是向智尊者却不远万里的到东方学习佛法,并且在晚年获得了很多的荣誉。下面佛歌网带大家看看向智尊者:将佛陀的智慧散播给众生。

  向智尊者的俗家生活

向智尊者

  向智尊者1901年生于德国法兰克福近郊的汉诺镇。是犹太人伊沙克及苏菲。芬尼格夫妇的独子,俗名辛格默德。芬尼格。六岁随父母迁居至上西里西亚工业子城康尼格苏提。尊者之父在那经营鞋店。

  向智尊者幼时在康尼格苏提求学,学习拉丁文、希腊文及法文。他自愿加选希伯来文,并接受犹太教牧师的指导,研读犹太经典。十六岁完成中学教育后,前往邻近城镇一家书店当学徒。尊者幼时即喜爱阅读,虽然家境不容许他接受大学教育,但他强烈的求知欲促使他博览西方古典文学及哲学。

  禅修因缘在阅读佛书及翻译的佛经中,尊者接触到东方智慧,并为所吸引。1922年随父母到柏林,在当地加入一个佛教团体并结识了一位日后对他影响深远的德籍比库三界智尊者。

  向智尊者的佛学启蒙导师

向智尊者1

  三界智尊者于1903年在缅甸出家,1911年于斯里兰卡西南一处海滩上建立隐居岛禅修中心,供西方僧侣修行。向智尊者于1924年迁往东普鲁士的康尼根伯格,现今俄罗斯的卡林英格拉德 ,在一次公开的佛法讲座中遇见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带领他进入更深的佛法领域。

  尊者与友人在城内组建佛教社,并在父亲店内设立一个佛书借阅馆。透过图书馆的因缘,尊者认识了当时任教于康尼根伯格大学,德国著名的印度学者葛拉森纳普。柏林佛学社的一位学员前往斯里兰卡的隐居岛,在三界智尊者座下出家,稍后他转赴缅甸,并在当地圆寂。这位名为持智的比库,从斯里兰卡及缅甸写信给德国的朋友们,描述他在东方的出家生活。这些信函使得尊者心中慢慢产生出家的念头。

  1932年,尊者父亲因宿疾病逝,他不忍留下新寡的母亲。1932年母子二人搬回柏林,尊者重新加入他第一次住柏林时所认识的佛友中。1933年希特勒展开迫害犹太人的冷血计划。1935年12月,他与母亲离开德国,前往维也纳投靠亲戚。在这之前,尊者曾向母亲透露他出家的意图,母亲告诉他一旦局势安定,便成全他的愿望。向智尊者同时写信给三界智尊者。当母子脱离纳粹魔掌时,他便安排母亲留在维也纳一个亲戚家,展开前往东方的旅程。

  向智尊者的出家之路

  出家之路向智尊者从维也纳前往马赛,于1936年一月十六日搭上前往亚洲的船,预定在科伦坡的港口靠岸。一九三六年二月四日扺达目的地,三界智尊者专程前来欢迎。当日午餐后,一行人驱车前往隐居岛附近的海边小镇多唐堵洼(Dodanduwa)。向智尊者以优婆塞的身分在隐居岛住了几个月,准备出家。

  1936年六月四日的布萨日,尊者与另外三位发心出家者一同在当地受戒成为沙弥,师父为他取名为向智。次年在当地寺院受具足戒为比库。向智比库在隐居岛从他的老师处受学正规的佛学课程和巴利语,自己还学习英文。三界智尊者的教学系统是佛法与巴利语并重,他主张所有的弟子必须学习巴利语,直到对它有基础的认识为止。正规教育大约进行六到九个月,之后,就让学生自己研究佛法和禅坐,而他本人则准备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并提供建议及指导。

  一九三八年,有感于沿海地区的高气温,向智尊者迁往内陆气候温和的甘波拉城,独自住在稻田中由砖窑改建的屋子内,并在邻村托钵为生。此时,他开始选译《相应部》的部分经典,将巴利经文译为德文。在迁往甘波拉不久,尊者在前往科伦坡的旅程中结识了两位受英语教育的斯里兰卡比库——苏摩及克明达,他们两人于一九三六年在缅甸出家。

  三人决定住在一起,并在甘波拉维拉村外,马哈维里河畔的甘波拉地区,建一处茅篷。在居士的协助下,他们建造了「大河精舍」。从一九三八年底到一九三九年中,他们驻留在甘波拉。在此期间尊者继续将《念处经》及其批注译为德文;苏摩法师则将同样的经典译成英文。一九三八年底,纳粹入侵奥地利,尊者之母随同亲友离开该地,向智尊者安排他们前来斯里兰卡避难。一行人于一九三九年三月抵达科伦坡。一九三九夏季,疟疾肆虐,苏摩比库遭到严重感染,克明达比库随后也被感染。当苏摩比库病愈后,三人迁往班达拉维拉。起初他们住在一间空屋中,直到克明达比库痊愈后才搬到一处废置的制茶厂。尊者母亲也在同时迁往坎地(Kandy),再从坎地搬到科伦坡,与一对斯里兰卡夫妇厄尼斯特先生及狄席瓦夫人共住,他们是隐居岛的赞助人。在这期间,尊者每隔四到六周探望母亲一次。尊者的母亲皈依了三宝并受持五戒。

  向智尊者的狱中生活

向智尊者2

  囚禁岁月当英国与德国开战后向智尊者与师父三界智尊者从一九三九年九月起,到一九四○年将近一年时间被滞留在狄雅塔拉瓦拘留所中。一九四○年春,向智尊者获释,在这期间,他带苏摩及克明达比库前往隐居岛,这是三界智尊者早期收的斯里兰卡籍弟子。一九四○年六月法国沦陷后,向智尊者在获释三周后再度被捕。日本占领新加坡后,向智尊者在狄拉敦(Dehra Dun)拘留所待了五年(1941-1946),这也是二战期间,尊者历经的最为艰辛的日子。在狄雅塔拉瓦期间,他将《经集》译为德文并加注;在被送往印度时,他随身携带了许多书,并继续他的研究与翻译。尊者隐匿在狄拉敦的拘留所中,将「阿毗达磨藏」首部的《法聚论》译成德文,同时也译出其注释《殊胜义论》。

  在翻译的同时,尊者还写下了他对阿毗达磨哲学的观感及诠释,这些便成为他战后以英文写成的《阿毗达磨研究》一书的核心内容。此外他也用德文撰写四念处禅观经典的文集,其中部分修改及增注的内容,都收入《佛教禅观心要》(The Heart of Bhuddhist Meditation)一书中。在狄拉敦期间,向智尊者发现他与另一位德国人在同一营房中,这名德国人同样沈浸在东方佛教智慧中,他是安纳加利卡.戈文达。戈文达最初住在斯里兰卡,是一位上座部在家行者,随后转往印度,并在该处继续修习佛法。这两人立即成为莫逆之交。

  向智尊者从戈文达那儿学习梵文,两位学者一同从重组的梵文中,翻译中观派哲人提婆所著《四百论》的部分论述。他俩诚挚的友谊维持了许多年,他们不但定期通信,并于一九七二年在欧洲会面,直到一九八五年年初戈文达去世为止。

  向智尊者的功绩

  重获自由一九四六年九月,大战结束后一年,向智尊者与师父三界智尊者及其它难民被释放。向智尊者返回斯里兰卡,与母亲在科伦坡短聚后重新回到隐居岛住下,继续研究阿毗达磨,并将他研究的结果写成《阿毗达磨研究》一书。一九五一年初,三界智尊者与向智尊者两人都成为斯里兰卡公民。

  一九五二年元月,两位尊者前往缅甸参加「佛经大结集」会议的筹备咨询工作,准备一九五四年在仰光召开上座部佛教史上的第六次会议。这两位德国长老被邀请协助规划在西方传教,并将巴利经典翻译成新的英文本的计划。向智尊者住在由著名禅观大师马哈希(Mahasi Sayadaw)所设置的禅观中心——淘哈纳.耶克塔中,会议结束后,三界智尊者返回斯里兰卡,向智尊者则停留了一段时间,接受马哈希的禅修指导。

  在前往缅甸之前,向智尊者已于一九四八年,以德文写了一本有关禅坐的书——《四念处》,书中有关禅修的方法,是他从苏摩及克明达比库那儿得到的数据,他们两人曾在一九三七年时于缅甸修习禅坐。向智尊者在缅甸禅修后,将这本书用英文重写,并加入他接受马哈希法师指导的禅修经验,这便是一九五四年在斯里兰卡首次发行的《佛教禅观心要》,一九六二年增订本则在英国发行。一九五一年,三界智尊者由隐居岛迁往乌达瓦塔凯勒保护林中的一处茅篷。

  向智尊者于一九五二年自缅甸归来,与师父同住新居,当地居民即称此处为「德国寺」。一九五四年,两位尊者再度前往缅甸参加第六次结集大会开幕仪式,三界智尊者在开幕当天因喉头发炎由向智尊者向大会宣读师父文稿,在缅甸短暂停留后,他们返回斯里兰卡。在会议期间,向智尊者陆续前往缅甸数次,并参加一九五六年的闭幕会议,这次因师父的健康情况不佳而由尊者独自前往。除了早期在印度举行的佛教大会中,曾经有希腊的僧侣出席以外,这两位尊者享有上座部佛教大会有史以来,唯一参加此会议的西方僧侣之殊荣。一九五六年,尊者一直住在科伦坡的母亲往生,享年八十九岁;一九五七年,三界智尊者也相继辞世,享年七十九岁。为了纪念师父,向智尊者应师父的要求,编辑了整套德文版的《增支部》,共计五册。这套书完全由他自己重新打字,并编写了四十页的索引。

  编辑出版佛学著作

向智尊者3

  创立书社向智尊者在一九五八年元旦与两名来自坎地的佛教在家朋友共同创设了佛教出版社。向智尊者出任出版社的荣誉秘书长及总编辑(随后出任第一届社长);其中的一位朋友理查德.阿贝雅塞凯拉出任助理秘书;另一位朋友 A. S. 卡伦纳拉特纳出任荣誉财务主任。自出版社创立以来,阿贝雅塞凯拉参与会务行政的众多琐事,尊者则负责督导编辑及著作的工作。

  身为总编辑的他还亲自审稿,力求这些文章忠实地传达上座部佛教的精神。出版社草创之际,他不仅负责编辑的事宜,而且事必躬亲,无论是誊打地址卷标、贴邮票、一周前往印刷厂二或三次,并处理邮寄名单等等。不久出版社人员的扩充,很快地为他分担了一些杂务,但多年来他还是亲自督导书籍出版的各项细节,从邀稿乃至封面设计的审查,一直要到成品送到他的手中为止。尊者亲自为出版社撰写了不少文章,并从其它作者得到鼓舞、建议、忠告及建树性的批评。他多次编辑、校正及增订三界智尊者所著的《佛学字典》与《阿毗达磨藏导读》,以及他的一些重要德文著作。向智尊者也搜集、编辑及整理友人弗朗西斯.史托利的零星作品,由佛教出版社出版了三册这位作者的文集。他并编纂马哈希的《内观法要》,亦从巴利语翻译禅观大师所著的论文集《内观次第》。他编纂并准备出版髻智比库(Namoli)所著的《巴利经典中佛陀的一生》及《思想家笔记》。

  晚年尊者自一九六八年起,向智尊者每年前往瑞士旅行一至两个月。向智尊者前往欧洲旅行之际,造访许多佛教团体,尤其是瑞士的佛教团体。这种一年一度的旅行,在一九八一年,因尊者虚弱的双脚已不利于旅游而结束。由于年事已高,体力渐衰,加上长期以来罹患青光眼,使得尊者的阅读能力大受限制。

  向智尊者晚年的荣誉

  一九八四年他卸下佛教出版社总编辑的头衔,继续担任社长一直到一九八八年,在卸下社长一职的同时,他成为佛教出版社的杰出赞助人;由于他的贡献,他在晚年时得到了国际间和他归化国的表彰。一九六七年,尊者荣膺世界艺术暨科学研究院荣誉会员;一九七八年,德国东方学会颁赠他荣誉会员证,以表彰他将客观的学术与身为比库的宗教实践合而为一;一九八七年,斯里兰卡佛学暨巴利语大学在首度的大会中,授予他第一个荣誉文学博士学位;一九九○年,他再次获颁佩莱丹尼亚大学文学博士学位;一九九三年阿摩罗普罗派,也就是尊者五十六年前出家的地点,授予他「庄严圣教的阿摩罗普罗大法师」的头衔尊者在生命中的最后四年,身体虚弱且视力持续恶化,一九九四年七月二十一日,他仍以健康的状态欢度九十三岁生日,这是他最后一次与友人及佛教出版社的同事共度生日,当日适逢BPS出版他所著的《法见》,这部书收集了他为BPS所撰写的文章。然而,同年的八月底,一连串并发症的发生,预示尊者的来日不多。

  九月底,尊者被送往一间私人诊所接受治疗;一周后,在他要求下返回隐居林。三个星期后,在一黎明前寂静的森林中,尊者停止了呼吸。十月二十三日,向智尊者的遗体在坎地的马海雅瓦墓园(Mahaiyawa Cemetery)火化,出席葬礼者包括宗教界人士、高官显贵、友人以及他的仰慕者。次年元月二十九日,经过了传统的「三月供养」之后,尊者的骨灰安奉在多唐堵洼的隐居岛──尊者长年修行之处,与他所崇敬的师父三界智尊者、道友髻智尊者及苏摩尊者同眠。整个佛教界,尤其是上座部佛教英文和德文的读者,将永远感念这位一生无私地将佛陀的智慧散播给众生的向智比库。

推荐内容
本周阅读排行榜
本月阅读排行榜
最新更新
  • 人物
  • 佛经
  • 佛咒
  • 入门
  • 故事
  • 素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