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活动
当前位置:首页 > 佛教故事 > 感应故事

黑夜迷路深山 幸有菩萨相救

/

  这事发生在1992年。那时我们还在北疆逊克农场场部住。

  这年9月25日,正是采蘑菇时节。这天下午,我同对门孙嫂,上场部西边不远的石头山去采蘑菇。我俩在山上山下转悠了有两个多小时,可是连个蘑菇影子也没看见。往远去吧,天是下午,又阴天,怕迷山,我们准备回去。就在这时,我们发现一片榛(音珍)柴,上面缀着一簇簇的榛子。没有蘑菇就采榛子。采完一片,又找另一片。只顾摘榛子,也不知走了几座山,两个人的篮子都满了。

  因是下午,又是阴天,又在树林子里,所以天很快就暗了下来了。一看表是下午5点钟。我俩便顺着原路往回走。走了大约有一个多小时,也没找到石头山。这时看哪座山都像石头山,哪条小路又都像来时经过的路。我俩继续不停地往前走,又不知爬了几座岭、穿了多少森林、大草甸子,仍找不到石头山。我俩有些慌了,肯定是迷山了。

  夜幕降临。我俩爬到一座高山顶上。往四周了望,四周模模糊糊的山岭和黑森森的林木。天地浑沌一片,根本辨别不出来方向。我们继续往前走。索性将榛子倒掉,一面走,一面喊:“我在这呢——我在这呢——”只听见风刮树木呼呼的响声。人和声音在这茫茫的林海中,显得如此渺小。

  我俩大约又走了一两个小时。越走树木越密,荆棘草莽越深。这里根本没有道,好像从来也没有人到过这地方。在里边穿行非常困难,手和衣服都刮破了。我俩仍然在喊,希望有人听到来救我们。这时嗓子都喊嘶哑了。

  我俩停了下来,决定不走了(其实也实在走不动了)。我们怎么走了半宿也没有走回场部?肯定是方向搞错了,背道而驰,越走越远。正在这时,我们听到附近有“哗哗”流水声音,便循声而去。走出不远,在山崖下出现一条大河。我们确认,这河肯定是沾河。沾河就在场部西部流过。别离开这条河,天亮弄清方向就能找到场部。这河边有十几亩地大的一片沙滩。我俩决定不走了,就在这沙滩上过夜,天亮再走。

  夜已很晚了,我俩有些冷。孙嫂会吸烟,有火柴,正巧沙滩上有一颗被水冲倒的大枯树,就将干树枝折下来生起了火。一面取暖,一面防御野兽。孙嫂是农场老户。她说,前些年每年都有采蘑菇迷山的人。一旦迷山,全场就出动人去找。其中就有几个始终没有找到。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她说到这里,我们都有些害怕。好在我们是两个人,还能互相壮胆。

  边烤火边打算天亮怎么走法。这时我忽然想起来,怎么不求观世音啊?在这危难之时,求助菩萨,肯定会来搭救我们。我想到这里,便脱口喊出:“观世音菩萨,快搭救弟子,把我的声音能传给寻找我们的人的耳里。”接着我就喊:“我们在这呢……我们在这呢……”尽管我用尽力气在喊,可是因又累、又饿、又怕,喊出这微弱的声音,根本传不出多远,就被风声、树声、水声淹没了。

  孙嫂不信佛。她说:“别喊了,咱们走出多远也不知道,喊了半宿,都没听到。这深更半夜的,你若喊来野兽可麻烦了。”这样我也就不敢喊了。可是过了不一会儿,我俩便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如一游丝传入耳鼓:“妈——我听到了!你别动,我们顺着声音找你……”我听出来了,这是两个儿子的声音。隔了一会儿,又传来孩子的喊声,我们也在回应着。大约有一个小时,我的两个儿子终于找到了我们。一看手表,已到晚上10点多钟了。

  原来场部发现我们走失,就放广播喇叭动员全场人员搜山找人。一直找到很晚,但没有一点音讯,人们逐渐地回家了。但我两个孩子仍在山林中找。当他俩在密林中穿行时,忽然传来喊声,并听出是我的声音。那声音非常小,好像有人俯在耳边小声说话。据他俩估计,听到第一声的位置距离沙滩至少有10来华里。

  我们走到这个河滩位置,在宁家屯附近。这里距场部有30多华里。按说,两处距离这么远,又有无数座山岭、森林阻隔,我发出这微弱的声音,孩子是不可能听到的。但居然两边都听得很清楚,真不可思议!

  《妙法莲花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上说:“若有无量百千万亿众生,受诸苦恼,闻是观世音菩萨,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这确实是观世音菩萨搭救了我们。

本周阅读排行榜
本月阅读排行榜
最新更新
  • 人物
  • 佛经
  • 佛咒
  • 入门
  • 故事
  • 素食